快讯

2020年12月17日

  • 中国天眼像世界开放

    12月初,在波多黎各的美国阿雷西博射电望远镜发生坍塌后,中国“天眼”成为该领域“唯一重要的仪器”,外媒纷纷关注中国“天眼”向世界开放。

    利好{{list !== '' ? list['10']['0']['vote']['up'] : '0'}}

    利空{{list !== '' ? list['10']['0']['vote']['down'] : '0'}}

    分享到微博微信QQ好友

2020年11月5日

  • 菜鸟信哥菜鸟信哥 17:38

    网易严选发声退出双十一:不做复杂玩法不发战报

    网易严选在微博中表示,今年双十一,其不做复杂优惠玩法,但会有全年最大力度补贴。没有养猫盖楼、组队PK、手势地图,但双11当天准备的商品是全年抄底价,一些商品还能「价保1整年」。希望消费者可以走好自己的路,不要被复杂玩法套路。 以下为全文: 今年双十一,我们将退出这场大战。 亲爱的朋友: 你好。 又一年的双十一即将到来,每到11月, 它总是金光灿灿,风风火火,带着颠倒众生钱包的魔力汹涌而来。 但今年我们想给它泼一盆 「冷水」,退出这场大战。 疫情后的第一个双十一,我们反复思考,是该「花明天的钱,为今天的欲望买单」,还是回归初心「买对的,不买贵的」? 有人说,推销灭火器的时候,要从放一把火开始。消费主义的「火焰」,正在不停地为消费「升温」。 于是,不知从何时开始,每到双十一,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营销策略下一波又一波的集体高潮,那些煽动人性的文字游戏、无孔不入的商业信号、不断刷新的剁手数据,记录着所谓的狂欢。 你时常会听到这样的故事: 敷一张昂贵的面膜,能让你改写命运;五星级酒店和精致下午茶拼凑的名媛人设,能走上人生巅峰; 30岁的你,要对自己好一点。 人们被鼓动着,为庞大销售数字贡献一己之力。 但这些,都是真的吗?头脑发热的我们没有想过,我们的消费已经被绑定了太多意义,我们的欲望已经被添加了太多人为成分。 但在我们看来,你消费了什么,不代表你是怎样的人,能决定你是什么人的,只有你自己: 五星级套房一晚的迷醉,不如一个天然乳胶枕给你的夜夜安睡; 一口沉甸甸的珐琅锅,可以让家人闲坐,灯火可亲; 高充绒量的鹅绒被很「费鹅」 ,但不会让你太破费; 让孩子自信快乐的,不是昂贵的穿着,而是你给他的陪伴与宠爱。 所以,我们要退出的是这个鼓吹过度消费、为销售数字狂欢的双十-。 今年双十一,我们不做复杂优惠玩法,我们为你们搞定了全年最大力度补贴。没有养猫盖楼、组队PK、手势地图,我们为严选双11当天准备的商品是全年抄.底价,一些商品还能「价保1整年」。我们希望你,走好自己的路,不要被复杂玩法套路。 今年双十一,我们不发战报,我们为理性消费的生活理念发声。我们希望你不需要用金额爆表的账单「犒劳」自己,不需要用昂贵的LOGO增加社交安全感,不需要用花哨的概念为生活筑梦。 今年双十一,我们不再为销售额开庆功 会,我们只为每- -个用户好评而庆祝。这个节日是否值得庆功,不该由数字定义,应该由你们定义。没有烧钱晚会、卫星升空,对我们而言,这天只是如往常忙碌的一天。我们忙着备货、加强品控、准备补贴、调集客服、强化物流。比起震撼的数字,我们更关注的是你们在这儿买的放心、用的开心。 今年双十一,我们以美好生活之名,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生活不靠某一天的奇迹,而是靠每-天的打理。陪你过好每一天,是严选存在的意义。 网易严选

    网易严选发声退出双十一:不做复杂玩法不发战报

    利好{{list !== '' ? list['11']['0']['vote']['up'] : '1'}}

    利空{{list !== '' ? list['11']['0']['vote']['down'] : '0'}}

    分享到微博微信QQ好友
  • 菜鸟信哥菜鸟信哥 17:37

    网购同一商品不同账号价格差25元 大数据“杀熟”!

    双11购物节已经开始,不少消费者已经开启买买买模式,然而大数据“杀熟”的现象屡禁不止,实在是给人添堵。 所谓大数据杀熟,指的是同样的商品或服务,不同用户看到的价格或搜索到的结果是不同的,从而导致用户权益受损的现象。通常是老用户看到的价格反而比新用户要贵,或搜索到的结果比新用户要少。 据国内媒体报道,10月16日,北京的韩女士使用手机在某电商平台购物时,中途错用了另一部手机结账,却意外发现,同一商家的同样一件商品,注册至今12年、经常使用、总计消费近26万元的高级会员账号,反而比注册至今5年多、很少使用、总计消费2400多元的普通账号,价格贵了25块钱。 仔细对比才发现,原来普通账号页面多出来一张“满69减25”的优惠券。韩女士认为自己遇到了大数据“杀熟”。 面对质疑,该电商客服答复称“新用户,系统会根据账号信息,自动发送优惠券,不是每一个账号都能收到”。 实际上,不只是网购商品,酒店预订、机票销售等领域均存此类现象。 随着技术的发展,要想精准锁定消费者,对于大数据来说太容易了。据专家介绍,近来大数据“杀熟”也出现了不少变种。比如: 根据你的地理位置定价:如果你附近的商场少,大数据就会认为你买东西不方便,然后给你看到的商品加价。   根据你的消费记录定价:如果你买过的东西价格普遍较高,大数据就认为你“不差钱”,然后给你加价。 根据你的搜索频率定价:如果一件商品你在短时间内搜索过多次,大数据就会认为你急需这件商品,然后给你加价。 还有就是控制商品的可见性,直接把价格低的商品屏蔽掉,逼你买贵的。 那么,我们能不能与算法斗智斗勇来进行“反杀熟”呢?专家表示,改变自己的部分行为或许能一时骗过大数据,但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因为你周围的人群并未改变,大数据能够通过你朋友的朋友的用户行为,来推测出你的消费偏好,这就是“社会网络分析算法”。 在大数据“杀熟”这件事上,消费者无疑是鱼肉。然而,技术是中性的,需要严厉打击的是技术背后个别奸商的贪欲。

    网购同一商品不同账号价格差25元 大数据“杀熟”!

    利好{{list !== '' ? list['11']['1']['vote']['up'] : '0'}}

    利空{{list !== '' ? list['11']['1']['vote']['down'] : '0'}}

    分享到微博微信QQ好友
  • 菜鸟信哥菜鸟信哥 17:36

    男子为打赏女主播偷2000斤魔芋 目前已被刑拘

    四川绵阳北川县一名男子,因过于迷恋网络女主播,去偷魔芋卖钱打赏网络女主播。10月29日,记者从北川警方获悉,这名男子接连5天偷了将近2000斤魔芋,共获得赃款5000余元。目前,该男子已被刑拘。 18日,北川公安局安昌派出所接魔芋厂报警,报警人称连续5天厂区里将近2000斤魔芋被偷。报警人介绍,最近魔芋收购的季节,收购回的魔芋堆放在靠安昌河堤的坝子里,但是最近5天清晨点货时都发现有魔芋不见了。 接警后,安昌派出所民警迅速进行调查摸排调查,最后锁定了一名在监控画面中多次出现的黑衣男子。民警迅速布警蹲守并在该男子再次偷魔芋时将其抓获。 审问民警了解到,该男子平日喜欢看直播频,为女主播送火箭等虚拟礼物,开销大较大,他就对闲逛时看到的魔芋厂里的魔芋动了歪心思。该男子称,连续5天每天晚上他都要偷几袋魔芋,第二天找地方卖掉,共偷得近2000斤魔芋,获得赃款5000余元。除了吃喝开销,其余的赃款都用于打赏女主播。 目前,该男子已被刑事拘留,案件在进一步侦办中。

    男子为打赏女主播偷2000斤魔芋 目前已被刑拘

    利好{{list !== '' ? list['11']['2']['vote']['up'] : '0'}}

    利空{{list !== '' ? list['11']['2']['vote']['down'] : '0'}}

    分享到微博微信QQ好友
  • 菜鸟信哥菜鸟信哥 17:35

    恒达文博完成7000万人民币B+轮融资,投资方毅达资本

    11月5日消息,近日,毅达资本完成天津恒达文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恒达文博)7000万人民币B+轮投资。 恒达文博成立于2006年,公司前身天津开发区恒达科技有限公司曾生产出了中国第一台自主研发的“语音导览机”,填补了国内空白,是首个为博物馆提供导览设备的中国企业。经过20余年的行业深耕,恒达文博已由生产单一的数码点播式语音导览机,发展成为提供博物馆智慧服务、智慧管理、智慧保护、数字展陈等全业务流程,智慧化解决方案的服务集成供应商。其智慧博物馆项目在多个国家级,省级博物馆精彩亮相,产品和服务受到业内一致好评。截至2019年底,恒达文博合作客户已经突破了6000家,成为华为、联通、商汤、美团等公司的合作伙伴。硬件产品还远销海外,应用于世界知名博物馆。 随着信息技术的蓬勃发展,恒达文博将自身的硬件产品优势与互联网技术有机结合,率先推出了互联网产品--“自助语音导览服务驿站”,从产品架构、产品形态、服务体验、运营思路到商业模式都是国内文博领域的首创。目前已投放场馆300多家,使用者达百万人次,满足了观众的参观需求,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同时,公司积极探索智能可穿戴技术、AR/VR技术等在导览设备中的应用,使观众在参观的过程中感知科技带来的文化魅力。此外,恒达文博将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技术、数据可视化应用于公司自主研发的软件产品中,开发出了新一代智慧场馆管理平台,通过对观众的参观数据进行收集分析,为管理者提供决策建议,从而提高服务质量和接待水平。 目前,恒达文博拥有专利84项,软件著作权120项,获得了“天津市企业技术中心”“天津市智慧旅游游览工程技术中心”双中心企业认定,承担了多项国家级和省部级科技研发项目,入选国家工信部2019年新型信息消费示范项目及天津市2019年工业企业发展专项资金项目;移动智能检票终端项目入选2019年文化和旅游装备技术提升优秀案例。恒达文博连续五届获得“全国十佳文博技术产品及服务奖”。 受益于经济发展水平以及国家的高度重视,十八大以来我国博物馆事业出现空前繁荣发展的大好局面,“博物馆热”不断升温。目前我国年均新增博物馆数量约350家,智慧博物馆改造项目200家,这些新馆的建设和智慧博物馆的改造升级;同时,人民群众对博物馆的关注参与程度显著增强,2012年全国博物馆观众总数为5.6亿人次,2018年达到11.26亿人次,6年时间翻了一倍。行业的发展给恒达文博带来巨大的合作机遇和发展空间。 恒达文博董事长韩国民介绍,恒达文博以科技阐释文化为使命,以促进人类文化互动,提升公众精神福祉为愿景。未来,恒达文博将继续深挖文博行业市场,提供面向不同展馆的各类应用系统及集成服务,逐渐覆盖文物保护、藏品管理、线上展览等业务模块,并依托在文博行业的基础,发展互联网内容平台类产品及相关的服务运营,做细B端,布局C端市场。同时,将继续加大在无线讲解类产品方向的技术投入,特别是无线讲解类产品,保持技术领先地位,扩大旅游、接待、会议活动等领域的市场份额,开拓其他应用场景,并着重开拓该类产品的国际市场渠道,扩大国际市场份额。 毅达资本合伙人刘敏表示,承载着文化历史记忆、收藏及展示功能的博物馆正在逐渐摆脱“高冷范”,走进大家的生活,整个行业可挖掘的空间越来越大。恒达文博深耕博物馆领域多年,不仅有不断迭代更新的行业专用设备,还承接了多个智慧博物馆方案的策划和实施工作,团队凭借出色的学习能力把VR、AR、AI等新技术和新产品赋能博物馆,未来不仅能为博物馆提供服务,还可以直接服务游客。期待恒达文博借助资本的赋能输出更多优质的产品和服务,在支持建设“文化强国”的道路上有更大的作为。 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

    利好{{list !== '' ? list['11']['3']['vote']['up'] : '0'}}

    利空{{list !== '' ? list['11']['3']['vote']['down'] : '0'}}

    分享到微博微信QQ好友
  • 菜鸟信哥菜鸟信哥 17:34

    蚂蚁金服暂缓IPO背后:普惠金融到底“惠”了谁?

    就在大洋彼岸红蓝党争得一地鸡毛的同时,这边蚂蚁金服的一系列举动也热热闹闹赚足了人们眼球。随着A股和H股暂缓消息的释放,光是“蚂蚁金服”为关键词的微博热搜就霸占了十来条,堪称科技界的一大“网红”。 从“造福机器”人人羡慕,到炮轰监管被约谈,再到暂缓上市,让本已活久见的2020,更加魔幻。 11月2日晚,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进行了监管约谈。 “约谈”,看字面意思只是喝杯咖啡,实际上是很严重的后果体现。 管清友(经济学家,原民生证券副总裁)指出,证券届里,如果是券商负责人被约谈,当年券商评级打分是要扣分的,严重影响评级和业务开展。 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上一次震撼金融圈的演讲发生在12年前,那一年(2008年)恰赶金融危机,他在北京举办的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说到,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 如今看来,马爸爸不但要和银行掀桌,还把准备享用蚂蚁金服上市大餐的各路神仙的餐桌也掀了,留下满地狼藉。从马老师上海滩炮轰的那一刻,蚂蚁金服已变得迷雾重重。 普惠金融惠了谁? 传统金融业一直是服务20%的“头部市场”,小额借贷长尾用户的需求长期以来很难被满足。根据奥纬咨询的研究,2019年15岁以上的中国人口中75%没有信用卡,63%以上的中国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尚未被满足。 确实,一方面实体经济的发展需要普惠金融来提供更好的服务。另一方面,也是过去国外整个金融体系在提供金融服务方面存在不足,或者可以说是缺陷。 恰恰是因为普惠金融有这么重要的作为,所以政府是高度重视普惠金融的发展的,国务院还专门印发了《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也就是说,政策虽然还不完善,但实际上是默许的。 需求红利是实实在在的,加上不太完备的政策,蚂蚁(除了蚂蚁还有前几年的51信用卡、趣店等等)都在普惠金融的道路上狂飙突进,蚂蚁每年信贷业务增速更是高达40%。 根据披露的数据,蚂蚁金服有10亿+个人用户,8000万+商家用户,数字支付交易规模118万亿(支付宝),微贷科技平台贷款余额中消费信贷1.7万亿经营者信贷4000亿(花呗借呗等),理财科技平台资产管理规模4.1万亿(基金余额宝等),保险科技平台518亿(卖保险),此外还有创新业务,如区块链、数据库等。 2020年上半年,从收入侧以上几部分比例分别为36:39:15:8,其中微贷科技平台占比高达39%,是其第一大营收来源。 而所谓“微贷科技”的尚方宝剑就是庞大的用户信用大数据。 众所周知,金融的核心是风控,而风控的核心是数据,蚂蚁依托阿里整个消费生态,站在数据的富矿上,通过胡萝卜加大棒政策,构筑了强大的护城河:马老师一手给胡萝卜(无抵押借),一手拿大棒(不还钱计入芝麻信用,让你无法在各种消费场景下进行消费),花呗的坏账率极低,商业设计上无以轮比。 依靠用户大数据,蚂蚁金服解决整传统金融行业难以解决的问题:如何精准的放贷和收款,做了银行一直想做但又做不了的事。 但更重要的是,蚂蚁金服一直强调自己只是信贷中介,只管检查用户贷款资质和还款能力,所以不需要出本金。根据蚂蚁财报,蚂蚁只出了2%左右的本金,剩下的98%都是银行出的。 普惠、数据、低本金,蚂蚁金服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好。 需要监管的到底是资金还是数据? 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本周一央行和银保监会发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似乎绊住了蚂蚁狂飙的脚步。 对于蚂蚁金服这类网络小贷公司,监管机构明确要求,每一笔贷款,网络小贷公司必须要同时出资30%。当然,监管机构允许蚂蚁金服自筹资金加5倍左右杠杆。 因此,每笔贷款,蚂蚁至少要出8%的本金。而8%正是马云重点诟病的《巴塞尔协议》对全球银行业监管的要求:在风险贷款中,银行至少要拿出8%的本金。 根据财报,蚂蚁的净资产约为2000亿,国有四大银行资本金高达2万亿。资本上劣势成为了蚂蚁金服的紧箍咒,没有充足的资本金,就很难在新的监管政策下保持高速发展。 其实回顾蚂蚁金服发展的历史,这种博弈伴随其发展的每一个重要节点: 2003年,淘宝首推支付宝,传统金融机构对线上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安全性与合规性提出强烈质疑,8年后央行才开始发放第三方支付牌照。 2014年,在蚂蚁金服主导的二维码支付裂变发展。央行对此最初的态度仍然是对其安全性存疑。 2018年,蚂蚁推出的“相互保”爆红,产品触碰保险监管红线,几经整改成为“相互宝”,虽然饱受保险业争议,但促进了互联网保险的飞速发展。更不必说,花呗和借呗推出后,某高风险行业(P开头)和消费贷领域中的种种博弈。 而类似的博弈,在世界金融发展的历史上也一直延续。 著名的诺贝尔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曾对VISA反垄断案发表看法:比较起对金融技术平台VISA提起技术反垄断诉讼的复杂程度,对微软Windows的反垄断诉讼简单得像小菜一碟。对VISA提起垄断诉讼的都不是普通的商业机构,而是美国和欧洲的中央银行。可见,在金融领域,应对数据和技术垄断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 在今年Facebook推出数字货币Libra之后,全球七大经济体(G7)的金融领导人明确表示,他们反对Facebook推出Libra数字货币,除了主权及金融风险,他们最担心的是Libra将如何共享数据和用户信息。 在金融监管部门看来,这种博弈没有最复杂,只有更复杂:蚂蚁的支付、贷款、理财、保险,分别属于央行、银监、证监、保监管辖,挣脱监管的束缚,在数字经济时期,辅以技术垄断和大数据资源,数据寡头已经降临。 蚂蚁依靠信用大数据实现对用户信用的精准判断,从而无抵押放款,再用芝麻信用和阿里消费生态对于用户的威慑力,实现大数据剔除潜在不良,高效收款。 数据寡头们最擅长的就是“闭环”,而超级平台的垄断,保障垄断者在垄断中自我膨胀。 “要饭也必须有(芝麻)信用,没有(芝麻)信用,连饭都要不到”马老师说。技术在变,数据亦有新旧,但其背后的人性并没有改变,作为欲望实现形式的资本也没有改变。挟数据以令天下,这背后失控的资本意志,作为投资人和普通用户,都应该有足够的警惕。 因此,面对蚂蚁金服,我们需要真正思考的是,靠总是慢半拍的金融监管政策,还是要靠对于数据和信息的监管,才能防止蚂蚁成为一头不受控制的吞金巨兽。 做金融科技公司,还是做科技赋能金融的公司? 对比来看,在这一点上,京东和腾讯倒是都做到了“克制”。 今年,京东数科也寻求上市,看起来和蚂蚁金服差不多,但是体量差了近10倍。 从收入上来看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从2017年到今年上半年,京东数科的净利润分别为-38.20亿、1.30亿、7.90亿及-6.70亿。 蚂蚁金服呢?三年分别为82.05亿、21.56亿、180.72亿。今年上半年更是实现219.23亿的净利润。 是京东数科赚不到这些钱吗?从招股书上看也未必,实际上,它走的是和蚂蚁金服完全不一样的路,它给自己的定位的B端和G端服务商,为金融机构、商户与企业、政府及其他客户提供全方位数字化解决方案。 CFO出身的陈生强曾经说:我们是一家服务于金融机构的科技公司,而不是一家用科技手段去做金融业务的公司,这两个性质是不同的。 “我之所以做金融业务是为了向金融机构证明说我能做。未来我会把我们的金融业务全部转给金融机构,由他们来做。而我们更多是提供用户到整个运营能力到技术到风控等一系列的服务。”陈生强说。 马化腾三年前也接受过一次中国企业家的专访,面对记者关于互联网金融的提问,他的回答是: “金融方面,我觉得腾讯通常用‘稳健’的一个思路去看。因为金融其实最核心的问题是稳定和稳健,就是拼谁的命长,而不是谁在短期内跑得多快。” 对于腾讯的金融业务来说,我们其实一部分是在体外(比如说像微众银行)的我们投资的,但是我们核心的(包括支付、理财平台)都是在我们体内的。 所以我们这方面不是把它全部包在一个所谓的金融集团这样来做,我们并不是这样的思路,因为这些业务跟我们平台耦合非常紧,没有必要为了分拆而分拆,这个不是我们的风格,我们也一贯不是这个思路,也不会去玩什么“财技”(资本运作),显得好像这块儿资产有多少钱。 我觉得还是踏踏实实,就是你过两三年,这个事情之前玩的花样也就那回事,所以我们都是比较稳健地去看这个问题。有很多人说你们好像落后了或者怎么,说别人家动作很多。我说我们从来都不想搞这类的动作,这是我们的一贯思路。” 现在来看,谨慎也许赚不到快钱,但是谨慎绝对是能赚到长期收益的。 对于金融科技公司来说,有多少钱加上杠杆就可以贷多少钱。所谓的技术是提高了效率,降低成本和风险,仅此而已,不断的融资最后去博得的是一份资本的收益。 但在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过程中,国家一定是想要打造一个竞争有序、相互合作、相互互补的供给侧市场;更想建立一个更开放的系统,让商业银行、非银行机构也能够补充合作;包括金融机构与互联网科技公司如何相互支持、相互提供一些帮助。这些才是从国家层面来看,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的话题。 在这几个问题没弄明白之前,专心做好自己擅长的事,赚自己该赚的钱,能赚的钱,不香吗? 我国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持续突出,银行业金融机构发展转型持续推进,数字科技技术快速发展,未来围绕普惠金融的业务肯定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现在看来,一下子把蚂蚁“拍”死倒是也不可能,但是喝两顿茶、挨几顿训是免不了的。在金融监管政策全面收紧的背景下,正本清源和守正出新才是主基调。 正如马云主演的电影《功守道》中台词:“牛什么牛,你刚才不是表现很倔强吗?” 如今,马已经服。

    蚂蚁金服暂缓IPO背后:普惠金融到底“惠”了谁?

    利好{{list !== '' ? list['11']['4']['vote']['up'] : '0'}}

    利空{{list !== '' ? list['11']['4']['vote']['down'] : '0'}}

    分享到微博微信QQ好友
  • 菜鸟信哥菜鸟信哥 17:30

    下沉的创业者们:9成to C产品消失,8成死于资金链断裂

    下沉市场的概念正在被模糊化。如今,“小镇青年”们变了——无论是在消费习惯还是花钱意愿上,他们都开始变得和一二线城市白领越来越像。 因此,下沉市场也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巨头之外,大量创业者都在追逐风口,纷纷涌入下沉市场。 火热的下沉市场还是蓝海吗?创业者们到底活得怎样?「创业最前线」跟3位创业者聊了聊,发现下沉市场或许存在你不知道的AB两面。 A面,有餐饮从业者在西宁开16平小店卖炸串,高峰期曾月入45万;B面,9成to C产品已消失,其中8成死于资金链断裂。 下沉市场的概念也正在被模糊化。多位从业者表示,哪里有市场,就到哪里去,是否下沉变得不再重要。 1 消费升级的“小镇青年” 国庆节期间,回到福建老家的范雨发现,和亲戚朋友相比,自己反倒成了“混得最惨”的一个。 “因为别人都有房、有车、有闲,我虽然在北京赚得不比他们少,但什么也没有。” 范雨对「创业最前线」说道。 令她感到惊奇的是,和自己愈加保守的消费观念相比,老家的朋友们却在经历着“消费升级”。 “老家的朋友们消费都挺高,各种奢侈品买买买,从不手软。在人家眼里,北漂就是‘小可怜’。” 范雨的姐姐住在村里,但每周末都会带着小孩去商场吃大餐,平时购物的品牌、常逛的淘宝店,都跟她平时在北京相差无几。 她还发现,老家的消费习惯也正在向北上广等一线城市靠拢。 比如,村里通了快递,大家开始在网上购物;村里也可以点外卖,饿了么、美团都有。 “一杯奶茶均价15元,一份外卖也要15元起,价格与北京相差不大。老家的朋友每次出去吃饭,也都会选择海底捞、小龙坎之类的餐饮店。”范雨称。 对老家的朋友来说,出国游也很随意。“我有一个朋友,高中毕业就工作了,前几年已经带着弟弟去泰国玩了一圈。”虽然老家朋友出国游的目的地大多是东南亚国家,但已经比从未出国游过的范雨好了太多。 火爆的电影市场也反映出小镇青年“爆棚”的消费欲望。近两年来,随着返乡潮和春节、国庆家庭观影习惯的养成,很多三四线城市的电影院几乎场场爆满,甚至出现了一票难求的状况。 这几年风靡三四线城市的社区团购,也在逐步拉平和一二线城市的差距,海鲜、进口水果也出现在他们的餐桌上。 这些都是小镇青年生活的一个缩影。他们没有太大的压力与成本,可支配收入较多,在衣食住行上的整体消费,可能比一二线城市的用户还要好。 2019年11月,要客研究院、京东联合发布了《2019中国小镇青年奢侈品消费报告》。报告显示,小镇青年正在成为奢侈品消费的新生力量,他们敢于花钱且决策流程短,生活、消费和娱乐方式已经逐渐向一线城市看齐。 疫情期间,年轻群体掀起“回乡潮”,在一定程度上,他们也有望成为老家下沉市场的意见领袖,进而缩小了不同城市用户之间的消费差距。 小镇青年可支配收入的增多,以及消费潜力的上升,再加上一二线城市流量红利的消失,导致众多品牌开始下沉。 2 到广阔的下沉市场中去 近几年,下沉市场的庞然生长,很大程度上可以从拼多多、趣头条等企业身上寻找到蛛丝马迹。它们的“狂奔上市”更是一丝希望的火,让那些为流量枯竭而苦恼的创业者看到光明,从而一窝蜂地涌入下沉市场。 那么,下沉市场到底有多赚钱?勇敢的掘金者们收获又如何? “下沉市场甚至比一二线城市更赚钱。”夸父炸串集团创始人袁泽陆对「创业最前线」表示。“我们在西宁有一家16平米的店,夏季高峰期时曾一个月卖了45万。”他说。 一个主要的原因是下沉市场的租金、人力成本更低。比如同样是茶饮企业,在三里屯开店一天的营业额是10万元,但是它每月的房租可能就得30万。而在县城,虽然一天的营业额只有2000元,但这里每月的房租可能也只要2000元。 在县城,一天卖够2000元不是件难事,可是要想在三里屯一天卖够30万,难度则有些大。 另一个原因在于,下沉市场用户的收入和教育水平相比一二线城市可能有差距,但他们的消费意愿并不低。 “我们发现,在任何一个城市,有一个东西的差距是可以最快被拉平的,这就是审美。”袁泽陆称。 得益于互联网和短视频的普及,各个地区之间的信息差正在被抹平。有人虽然在小县城,但他们也想拥有跟一线城市一样的东西,比如喝一杯喜茶、吃一顿很有设计感的炸串等。 “我的两个小侄女每周末都去上书法、芭蕾舞、绘画等课程。”范雨称,“对于县城的家长来说,每个月花几百元在孩子的教育上,根本不是问题。” 这是县城家长普遍的状态——他们与一二线用户之间的收入、购买力虽未被完全拉平,但他们已经有了消费的意识和意愿。下沉市场的消费空间,也在被逐步打开。 3 9成to C产品消失 最初,从业者们相信,下沉市场是一片蓝海,肯定能挖出金子。可惜的是,在一个正常的行业生态中,注定有人活得风生水起,有人却不得不以创业失败告终。 场景营销和社交互动平台“红信圈”创始人李远航还记得昔日搏杀的惨烈。 “那两年,大量创业者拿着下沉市场的概念去做to C的生意。” 李远航对「创业最前线」表示。他发现,那段时间,光模仿他们的产品就有近300个。 当时的很多创业者拿到融资后,就开始补贴用户买流量。虽然产品快速吸引了一波用户,但并没有合理的商业模式来支撑,一旦补贴行为放缓或者停止,很快就会被用户抛弃。 所有企业还面临一个终极难题——变现。 “我看到9成to C的产品都消失了,其中约8成都是因为资金链断裂。”李远航表示。 除了跟风者,更多的企业是为了长远发展,不得不下沉。 比如,在一二线发展放缓的喜茶、奈雪的茶、星巴克等品牌,他们直接将门店开到三四线城市。今年6月,DT财经发布的数据显示,这三个品牌在三线及以下城市的开店数量,已经超过了二线城市,且正在接近一线城市。 另一个下沉趋势明显的品牌是海底捞。其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底,海底捞在大陆共开了700多家店,其中500多家都是在二三线及以下城市,一线城市的店面数量不到200家,且大多数是2015年之前开的。 除此之外,京东、天猫、美团、苏宁……几乎所有的巨头都在下沉。 对于初创公司来说,下沉虽说是迫不得已,但夹杂在时代洪流中也意味着机会。 “中高端市场已经成为红海,初创公司很难突围,反其道而行,好好打磨产品或许才有机会与巨头博弈。”李远航表示。 在袁泽陆看来,消费领域的企业只有形成超级规模,才能降低成本,产生更多利润,进而成就超级品牌。 至于如何形成超级规模?答案还是下沉。 他表示,在北京,一个品牌最多也就开200家店,而主打下沉市场的蜜雪冰城,已有近万家店。 大语文在线教育品牌“出口成章”创始人吴建宁也表示,从K12教育行业来看,下沉市场的用户反而是最多的。这可以从各地区小学生的数量中看出来。 他指出,中国大约有1.03亿小学生,其中,北京约有90万,深圳约90万,上海约80万。而在非一线地区中,河南的小学生是950万,四川是920万,山东将近1000万。 河南、广东、山东、四川,这4个省份中K12用户占全国的比例是40%。 “从用户规模来看,K12教育的市场恰恰不在一线城市。” 吴建宁称。“目前教育行业的独角兽企业,其实都在下沉,他们很大的一部分用户也都是在下沉市场。” 与最开始追逐风口不同,如今企业的下沉,更多是为了寻求更广阔的市场。而事实是,下沉市场的概念也正在被模糊化。 “在我们看来,并没有绝对的下沉市场,只有还没被满足的需求。” 李远航称。吴建宁也表示,“教育行业没有下沉趋势。哪里用户多,我们就应该到哪儿去。” 曾主打一二线城市的品牌忙着下沉,而那些一开始就扎根在下沉市场的品牌,未来也会想办法挺进一二线城市。 毕竟,“哪里有市场,就到哪里去”是创业者们的终极信条。 来源:创业最前线(ID:chuangyezuiqianxian) 作者:李小反 编辑:冯羽

    利好{{list !== '' ? list['11']['5']['vote']['up'] : '0'}}

    利空{{list !== '' ? list['11']['5']['vote']['down'] : '0'}}

    分享到微博微信QQ好友

  • {{_item['date']['time']}}

    利好

    利空

    分享到微博微信QQ好友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搜索